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韩中人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沉吟与长啸

2016-03-11 17:19:45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金然
A-A+

  老韩这人,俨然一大提琴。他的声音,体型,到画风,无不厚重宏亮,温暖细腻。近几年他的画让我震撼惊喜,在于他将抽象表现这种较老的风格,玩的如此新鲜活泼,生机勃勃。他的作品较之前愈发深沉宁静,呈现出前所未有、让人叫绝的各种效果。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厚实而清澈通透的感觉,仿佛要将之前的纠结迷茫感洗净。画面的空间也变得更加深远,将之前些许堵塞的阴霾感化为无边的透彻和明净。笔法由撕裂式的紧张,颤抖,冷酷,滞重,向阔大,柔软,沉稳,空灵转化。作为一个力量型画家,他力量的呈现从未如此自由酣畅,冷竣沉着,又简洁单纯。也可以说,自1988年在美院画廊展出装置零零一号开始,到现在他未有丝毫改变。他是在吟咏我们的命运之歌,一块红布,自上世纪八十年代飘扬至今,悠悠不止。

 

红与黑

  老韩出生于1962年,他们这批人被研究者称为“红色的遗民”。这批最后的红小兵童年经历的“文化大革命”,为他们种下一种理想主义和宏大价值观的种子,打上巨变力量的永恒烙印。文革结束他们正值青年,八十年代的启蒙使他们的另一种红色理想盛放。八十年代的结束将他们中的一些人变为八十年代精神的遗民。今天他们中的一些人变为前全球化的遗民。这样红与黑的数度的复杂巨变造就了他们,使他们在这巨力之中,或即或离,或迷或醒。纠结是不免的,自我的确立也因此有别样的力量和特色。其实无论外在的力量怎样,真正的艺术家总会找到自己,挥写大我的真实。他们只和自己搏斗,外在的一切只是他们借题发挥的起点或借力打力的方便。红与黑的外在巨变,最终要变为他们非红非黑的自娱。这方面的范例是八大。近年老韩的画中,自娱的味道较以前更足。这样的自娱,起源于他对红黑的痴狂。

 

钢与火

  老韩出生于辽宁鞍山。照耀夜空的鞍山钢铁厂红色的炉火是他最深的童年印象。钢与火成为他艺术中核心的因素。十七岁他考上了当地师范的美术班,每天一幅风景写生成了他的习惯,坚持了多年。他现在的《自然城市》系列自美院开始延续至今,尽管为抽象作品,其实还是风景。他的师范同学赵植焕不久就有些震撼,“他那强烈而刀斧般的色彩(我称之为火),结实得如同青铜器般的结构(钢),不论是风景景物或人物,都给人异乎寻常的视觉冲击力。那时,西方的现代绘画如潮水般涌进国内,但他绝不是简单模仿,他对色彩及结构的深刻理解是与生俱来的。”直至如今,赵兄感觉强烈的这两大特点虽然历经了多年演变,依然是老韩作品的骨干。这也是他性格的两极。他的豪放率性,与细腻精谨相得益彰。自八五新潮美术开始,当代艺术最为人诟病的的命门是对西方艺术的粗劣模仿。由于老韩的天赋和个性,他在创作早期就较好避免了这个问题。

 

美院往事

  1987年,经过三次努力后,他的文化课终于达标,考入中央美院油画系第四画室。在葛鹏仁先生的主导下,四画室教学的自由和开放度在当时的美院较为突出,很快形成了所谓“四画室现象”,即学生入学后很快能够创作出较为成熟的作品,在美术界产生一定影响。前有孟禄丁,后有王玉平,给以后的同学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在同班同学中,他和张方白最投缘。他们两人入学时都年过二十五岁,有过多年的创作经验。两人之间开始了相互激烈的较劲。在继续探索表现主义的同时,方白开始玩行为,老韩开始玩钢铁。

  1988年.为准备在美院画廊举行的本班作品展,他想到用钢铁做作品的主意。回到老家鞍山后,遍地皆是的钢铁废材让他兴奋不已,有把所有一切都用上的冲动。最后完成的作品有两类:较小的画和大些的装置。这个系列延续到他毕业创作中和毕业后一段时间内。对他来说,这个系列不仅是站在和师兄们同样的高度,并随后入选了1992年全国油画双年展;更关键之处在于,使他更加明确自己的创作特色:用他自己的直接简洁的方法或精致冷酷的设计,呈现他特有的巨大力量。

  运用玩钢铁的成功经验,他随后画出了他第一批抽象油画。也可视为他的钢铁系列在画布上的延续。可以看出他作品清晰的思路,不同于纽约画派,不同于赵无极,塔皮埃斯,只忠于自己的感觉。值得注意的是他黑色和红色的使用,形成了作品结构或色调的骨干,主导了作品细致刚劲而丰富多变的感觉。有人在这批画中看出些中国味道比如书法功夫,这不奇怪。从中专起,老韩对这些已用心揣摩。所以在89年中国美术馆塔皮埃斯展时,展厅中他对我侃侃而谈。

  读老韩的画,更需细心体会的是他严谨深思的一面。从每一个小点,到大笔触,无不经过反复推敲,深思熟虑。这与他深厚的律己功夫有关,同学们对此甚为佩服。

大灵魂

  今天来看老韩方白们毕业前后的作品,别有一番滋味。除去怀旧的情意,客观来评价,我觉得还是耐看。对此方白在九几年说过:是坚实的。他们把这坚实坚持至现在。我觉得用这个老词“大灵魂”可以概括出他们创作中最重要的东西。

  栗宪庭先生的大灵魂这一观念,是针对八五新潮美术的弊病而提出。这一观念确实对他们当初的作品产生了重要影响。使他们的作品站在了更高的起点。更使他们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持续完善自己的艺术追求,固守自己的艺术立场,独立在时髦的潮流之外。这样的态度或信仰,造就了他们作品的灵魂。这样的作品,在当下中国的意义,无需多言。

  老韩能够持续三十年来对《自然城市》这个命题思考探究,一方面与九十年代以来中国飞速发展,于此相关的各种问题日益激化,大灾变,崩溃,毁灭式的危机阴影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剧烈现实刺激紧密相关;另一方面,在八十年代所不具备,日益开阔的当下视野中,面对这个问题,人类古今在文化、艺术、科技等各方面中努力的得失进退,在他心中掀起波澜壮阔,激荡不已的巨浪;剧烈的现实刺激和人类宏观的命运相互生发,逐渐使他的艺术简之又简。

  简之又简是古今中国艺术家的终极之梦。因为终极,所以简出自己艰难。老韩的方式是完善自己独家的斧劈大法。近年来趋向于我们童年传奇故事中“三板斧”招式的修炼。这个招式的精义在于几下就解决问题,难度也在此,小时候我们就都知道这是险招。其实这对老韩来说最合适。老韩的画看似猛烈狂放,其实这些无不出于内敛之力。内敛之力才是他最厉害的特点,因为内敛的持续,所以愈发沉静。因为沉静,所以所说无多。这样看似几下就完事的效果,当然与他多年来对大写意,书法等传统的心得有关。近年来他的画在诸多变化中总是在完善这样“孤峰一啸”,“一喝而休”的大美之境,越发独到。

  三十年来对《自然城市》这个命题思考探究,老韩铸成化出一个他自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无论是翻云覆雨,还是改天换地,一切只是如你所愿,一切只是随心所欲,无量无边。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韩中人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